十元钱结下的情义

前年腊八上午,我与好友常哥进城,中午,到一家饭店就餐,要了一碟菜,一瓶酒,正喝着,一个60来岁的男子,拿着一瓶“十八酒坊”坐在了我对面。我瞥他一眼,心里说:“别的餐桌空着,干嘛非要挤在我跟前呢!”他说话了:“你一定忘了,我就是去年腊八在集上卖小杂货多找给了你钱,你又退给了我的那个人。”这一提醒,我一下子想起来了:

大前年初冬的一天,我因事来到集上,看那边围着许多人,都在争着买一位摆摊的中年男子的作料,他的货一定物美价廉吧!想起来时老伴对我的吩咐,也见缝挤了上去……买后,我接过他找给的钱,没有走开,因为留意找的有误,仔细一数,果真错了。我立刻对他说:“你找给我的钱不对呀。”那男子不以为然:“怎么不对?少给了?”我把钱一张一张摊在手里向他伸去,他看了说: “奥,多给了你10块钱。”我把钱还他,他接过放进衣兜,又忙起下一宗买卖……

这件小事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不想他还记忆犹新。此刻,他紧紧握住我的手说:“那时卖东西,很忙,顾了这,顾不了那,没来得及对你说句感谢的话,一年多来,我一想起那失礼的事就内疚,总想给你道个歉,想不到,今天在这儿碰上了你,我太高兴了!除了补上我对你的一声‘谢谢’,还想和你好好喝几盅!”说着给我倒满酒杯,端起来与他的杯子碰一下说:“先喝为敬,干!”话音一落,一仰脖,满满一杯酒下了肚。我被感动了,接过杯子,也喝了个底朝天。坐在一旁的常哥听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兴奋地说:“事情过去一年多了,你还记着哩,看来,你真是个有良心的人,我最敬佩这样的人了。老弟,来,我敬你一杯!”两人举杯一饮而尽。我们喝着说着,直喝到满脸通红、浑身发热,才握手话别。

从那以后,我们见了面,总要停下来,说上一阵子话才走开。

去年腊月十一,我和老伴进城在“信誉楼”买了件衣服,往回走,顺便来到南门外的集贸市场,快过年了,想买点儿年货,我们边走边留意要买的东西。忽听有人喊:“宋哥——”我扭头一看,正是我的那位“老弟”。我想叫他的名字,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见他从门市里疾步走来,急急握住了我的手。我问:“你在这……”没等我说完,他就开口道:“我在这儿守门市哩。我腿骨质增生,走路不利索,不赶集了,那种生意让儿子接替了,这不,他在这儿开了个粮油店门市,没事的时候,我就过来帮点忙。走,到门市里歇歇吧!”

我和老伴来到他的门市,他给我们各倒了一碗水,攀谈了一阵子后,指着柜台上的花生米、粉条、蜜枣、香菇等东西说:“这些都是昨天进的,新鲜,也不贵,估计再进货会涨价的,需要的话,就要几样。”老伴看各种食品质量都不错,就选了几种……那位老弟也很直率,说:“老朋友了,按说不能收钱,不收钱,你们也不干,按进价,清洁算账糊涂了。”摁了几下计算器说:“共178元,给150算了。”虽然是好朋友,但也不能沾人家的光。我拿出180元丢在办公桌上,拎起东西急匆匆出了门市。此时的老弟一拐一瘸地追上来,硬把30元钱塞进了我的衣兜,并说:“宋哥,我不能赚你的钱,我不能赚你的钱。”

回家途中,老伴问我:“他咋对你这么热情、义气呀?”我说了我们关系的由来,老伴自言自语:“这人哪,还是出好心好,出好心得好报。”而后问我:“他叫啥名子啊?”我说:“我忘了。”老伴“哼”了一声,责怪我:“还是老朋友呢,人家的名子都不知道,你呀!”我脸上顿时像挨了一巴掌,热辣辣的,羞愧得无言以对。

其实,在几年前饭店的酒桌上他就告诉了我他的名字,而我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做了件小小的应该做的事,根本用不着记人家的名字,也从来没想着人家会报答我,更没想着会成为朋友,而这位“老弟”的所说所做,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我除了感激,就是高兴,更是惭愧。恨自己平时不善于结朋交友,更恨自己没有记住那位“老弟”的名字。暗说:不怕笑话,下次见了“老弟”,问问他的名子,一定牢记在心,天长地久,我们的关系定会开出更加绚丽的友谊之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县域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