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塔前话燕太子丹和荆轲以及保定人

燕子塔位河北易县高陌乡燕子塔村。

燕子塔,八角十三层,砖结构,底座束腰,顶部密檐,第一层的塔心室东西为立长方形,南北呈斗拱门状,塔通高16.5米(图1),是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说起燕子塔,老太太们各个精神抖擞,说得头头是道。她们都知道燕太子丹,他们说:“燕国的首都在北京,燕国的下都就在俺们村。”

燕太子丹可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曾见一文,言“在日本谁能读懂中文,谁有文化;在中国,谁能抑扬顿挫地吟诵出‘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谁就有文化。”此话还真有点道理。

这“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就是从燕太子丹说起的。

公元前227年,秦国灭掉了韩国,兵锋直指燕赵。燕太子丹迫于形势危若累卵,但又无力与秦兵抗衡,于是决定派刺客直接对秦王行刺。

他找到了荆轲,并为其在易水举行了隆重的送行仪式。

“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祭奠路神),高渐离击筑(竹制乐器),荆轲和而歌,为变征之声(高而悲壮的调子),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羽声慷慨,士皆瞋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就车而去,终已不顾。”(汉司马迁《史记·刺客列传》)

送行人皆服白衣冠,白色为丧色,意为壮士一去不返,惟死而已!义无反顾。一奏一歌,发上冲冠,士皆泪垂,夏扶刎颈以送。由此演出了一场史上最为动人的悲壮一幕。

不过,燕太子丹用荆轲,真可以说是用非其人。

燕太子丹要荆轲去刺杀秦王。这是一个比登天还难的任务。

荆轲也不傻,他考虑了很久,才答复,这是国家大事,我才能低下,恐不足以任使。

但燕太子丹走到荆轲面前跪拜下去,以头叩地,固请毋让。荆轲无奈,只得许诺。

后荆轲入秦,秦王召见,图穷匕见。荆轲左手把秦王之袖,右手持匕首击之,竟然没有刺中。这匕首是涂了毒药的,只要划破秦王的皮肤,便立死无疑,但秦王竟毫发无损,而且奋身而起,挣断衣袖。荆轲持匕首在后紧追不舍,秦王绕柱而走,又不曾被荆轲拿住。后秦王果断拔出佩剑,将荆轲砍翻在地,断其左腿。荆轲倒地后举匕首以掷秦王,又未击中。秦王又以剑击,荆轲身被八创,最后死于众人刀剑之下。

从荆轲刺秦王的整个过程看,荆轲的武艺还真不能算是高超。没有高超的武艺,要去刺杀秦王,是有些自不量力。

荆轲刺秦时,秦王三十二岁,正值壮年,且秦王的武艺之高,身体之矫健,这是燕太子丹估计不足的。

太史公评论荆轲“好读书击剑”。荆轲剑术如何,他没直说。但接下来又说荆轲“以术说卫元君,卫元君不用。” 荆轲作为卫人,卫国君不用他,可能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荆轲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自己的剑术不精,于是去会剑术高手盖聂和句践。但他没有能够虚心向他们求教,因此也失去了进一步提高剑术的机会。若盖聂与鲁句践肯教他一招半式,秦王也就危险了

荆轲相比春秋战国时几位驰名的刺客,并不算是优秀的。

与曹沫相比,荆轲行刺的成本过高。

荆轲刺秦,行前就搭上了几条壮士的命,又耗费了巨额钱财,最后功败垂成。而曹沫行刺,自己毫发无损,而且也未伤及被刺对象。行刺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达到了,兵不血刃,这是最高级的胜利。

曹沫是鲁国的大将,与齐战,三战三败。鲁庄公知打不过齐国,于是割地求和,但仍以曹沫为将。齐桓公同意与鲁庄公会盟,两人登坛而上。这时曹沫执匕首登坛劫持齐桓公,逼迫他退还鲁国的侵地。桓公无可奈何,只得应允。曹沫随即扔掉匕首,下坛就鲁国大臣之列,神色自若。齐桓公勃然大怒,想要反悔。他的谋士管仲告他,不可以,这样会失信于天下。于是,鲁国又收回了因三战齐国而失掉的土地。

与豫让相比,荆轲死得不够光彩。

晋国的豫让,始事智伯,智伯败死后,遁逃山中,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同上)决心报智氏之仇。于是自宫入宫,去刺杀赵襄子(赵国的创始人),但行刺未果被捕。赵襄子认他为义士,便放了他。后他以漆涂身,长满恶疮,吞炭为哑,行乞于市,人不可辩。一日赵襄子当出,豫让伏于所过之桥下行刺,又未果被捕。赵襄子已经原谅了他一次,这一次决定杀了他。豫让却对他说“臣闻明主不掩人之美,而忠臣有死名之义。前君已宽赦臣,天下莫不称君之贤。今日之事,臣固伏诛,然原请君之衣而击之,焉以致报雠之意,则虽死不恨。非所敢望也,敢布腹心” (同上)于是襄子大义之,令人持衣与豫让。豫让拔剑三跃而击之,遂伏剑自杀。

荆轲先是先被秦王卸下一条腿,又身中八处剑伤,最后被众武士乱剑砍死,死得有点窝囊。他要是能自杀,也许会捞回点面子,可是他不能。

豫让可就不同了。豫让碰上的主,也比秦王胸怀宽广多了。

与聂政相比,荆轲的武艺不够高,胆子不够大。

聂政,魏国人。曾因杀人避仇,与母、姐逃到齐国,以屠狗为业。后韩国大夫严仲子多次登门拜访,并备酒馔亲向聂母致礼,赠黄金百镒与聂母为礼,请聂政刺杀韩国宰相侠累。聂政以其母尚在,坚辞不受,但已心许严仲子为知己。聂母去世,严仲子亲执子礼助聂政葬母。此后,聂政服母丧三年,并嫁其姐,然后只身去韩国,仗剑直入韩府,登堂入室,一剑刺死侠累。此时诸多甲士才反应过来,一齐围攻聂政。聂政击杀数十人后,为不连累其他人,以剑尖划破面颊,剜出双眼,破腹而死。韩王悬赏千金欲求刺客姓名,聂政姐知此事必为其弟所为,上前认尸。然后自杀于聂政的尸体旁。

与要离比,荆轲付出的牺牲微不足道。

要离,春秋时期吴国人。吴国公子庆忌逃出吴国,希望联合诸侯,共同出兵讨伐吴王阖闾。庆忌武艺高强,有万人莫当之勇。阖闾寝食不安,伍子胥便向他推荐了要离行刺庆忌。

为了取得庆忌的信任,他要求阖闾先施苦肉计,于是阖闾砍断他的右臂,再杀掉了他的妻儿。这事使庆忌认为要离对阖闾苦大仇深,因此对他深信不疑,视为心腹。后要离趁庆忌不备,持矛刺穿庆忌胸膛。庆忌死前,告左右,要离是天下勇士,不可杀之。于是庆忌死,要离得以放还。但要离行至半途不走了,他对陪伴他的人说:“杀吾妻子,以事吾君,非仁也;为新君而杀故君之子,非义也。重其死,不贵无义。今吾贪生弃行,非义也。夫人有三恶以立于世,吾何面目以视天下之士?” (《吴越春秋·阖闾内传》)言毕遂投身于江,后众人救起,要离乃自断手足,伏剑而死。

与荆轲相比,其他几位载入史册的刺客的英雄事迹一点也不比荆轲差。但是,这几位名垂青史的勇士都没有荆轲的名气大。

荆轲行刺的对象是千古一帝,级别最高,难度最大。聂提三尺之剑,可以杀入相府,但绝对杀不进秦廷。

荆轲行刺涉及的英雄最多,有田光、樊於期、秦舞阳、高渐离、夏扶等壮士,他们每个人都有着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

这几个英雄中最值得一提的是高渐离。即使在燕太子丹死后,高渐离依旧能够继承他的遗志去行刺秦王。

高渐离在受到秦王的通缉后,隐姓埋名,替人去做苦工。后以击筑之艺名扬天下。此时的秦王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万世皇帝之首秦始皇了,便也要召见他。有人告秦始皇,这人就是高渐离,秦始皇因爱其才,便赦免了他,但是为了防范万一,弄瞎了他的双眼。于是,高渐离便可以多次进宫为秦始皇演奏。最后高渐离用装了铅块的筑猛击秦始皇,但没有击中,被杀。

荆轲本人敢作敢为,视死如归。观其燕太子丹送之于易水之上,等车而去,终已不顾,大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荆轲秦廷之上,也能谈笑风声,应对自如。

因此,荆轲的名气之大,是其他几位刺客所不能比的。

荆轲刺秦失败,燕太子丹也有重大失误。

燕太子丹给荆轲下达的任务脱离实际。

司马光言:“燕丹于礼致荆轲之初,画两端之策;荆轲守其初说,所以事不成。”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

燕太子丹要荆轲像曹沫一样劫持秦王,让他全部归还侵占各国的土地。如果秦王不允,再杀死他。

秦廷之上戒备森严,哪有时间让荆轲向秦王讨价还价?

荆轲在殿上左手抓住秦王的衣袖,右手拿匕首直刺,没有刺中,固然是秦王手疾眼快,巧妙躲过。但另一方面,荆轲也许想着燕太子丹交给他的任务,劫持秦王是上策,杀死秦王是下策,他当时可能就没有想杀死秦王。

燕太子丹的计划太不切实际了。

秦王不是齐桓公,荆轲也不是曹沫。

燕太子丹疑荆轲不想入秦,致其仓促上阵。

燕太子丹见荆轲每日生活在花天酒地之中,没有入秦的意思,担心荆轲反悔。于是对荆轲说,打算先派秦舞阳入秦。这实际上是指责荆轲。荆轲听后愤怒质问燕太子丹,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所以留下来的原因,是在等待一位朋友一起入秦行刺。既如此,那就告辞决别吧!

实际上,荆轲所以未动,是他自觉武艺不如意,所等之人,武艺当在荆轲之上,而且他已经为其准备好了行装。但在燕太子丹的催促之下,荆轲只能勉为其难,铤而走险。

燕太子丹不该怀疑荆轲。如果燕太子丹再耐心等待一下,刺秦之事可能另有结局。

燕太子丹误选荆轲助手秦舞阳。

燕太子丹为荆轲挑选了一位很不称职的副手秦舞阳。

秦舞阳,十三岁时白昼杀仇人于都市,人们见了他都感到害怕,燕太子丹收致门下。但这个秦舞阳就是一介草民,一上秦庭,秦王陛戟而见,鼓锺并发,山呼万岁。秦舞阳哪里见过这种阵势,立马色变振恐。秦王起疑,传令只许正使一人上殿,左右叱舞阳下阶。

如果荆轲的助手不是这么一个怂包,则两人在殿上对付秦王一人,胜算的把握可就大多了。

最后,荆轲在殿上被杀,秦舞阳在殿下被杀。

燕太子丹疑田光致死。

燕太子丹送田光走时,告诫说,我和您所谈的,都是国家大事,希望先生不要外泄。这种令英雄蒙受耻辱的话,不应该从燕太子丹的口中说出。

其后,田光见荆轲,告知:“吾闻之,长者为行,不使人疑之。今太子告光曰:‘所言者,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是太子疑光也。夫为行而使人疑之,非节侠也。”(汉司马迁《史记·刺客列传》)于是,拔剑自刎。

田光的确是义士,为不使人疑,宁以死明志。

燕太子丹的师傅鞠武认为田光“智深而勇沈,可与谋。” (同上)田光虽不能操刀上阵,但为燕国出谋划策还是可以的,燕太子丹万不该疑之。

燕太子丹默认樊於期之死。

荆轲为刺秦王,向燕太子丹索要两件东西,一是督亢(今河北涿县、易县、固安一带)地图,二是樊於期项上人头。燕太子丹表示督亢地图没有问题,但樊於期的人头不好办。樊於期原为秦国大将,参与嫪毐谋反,成为秦王通缉的要犯,后逃到燕国,为燕太子丹收留,将他待为上宾,现在让他去死,这说不过去。

荆轲只好私自去找樊於期。樊於期一听说刺杀秦王需要他的头颅去做见面礼,二话不说,拔剑自刎。樊於期到底是个英雄,面对生死抉择,大义凛然,从容赴死。

以燕太子丹的聪慧,不可能不知道荆轲会私下去见樊於期,也知道樊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项上人头,但他未采取任何保护樊於期的措施。

燕太子丹知道樊於期必须去死,只是不愿意承担这个恶名。

樊於期参与反叛秦王的叛乱时,曾指出秦王不是王室血脉,而是野种。这让秦王恨之入骨,非要抓住他碎尸万段。

秦王给出的樊於期通缉价码是,赏千金,封万户侯。

这倒好,刺秦行动还未开始,先把秦王的私仇给报了。

樊於期带兵打仗没有问题,在对抗秦国的抗衡中应该是个用得着的人。所以燕太子丹对其待若上宾,还专门为樊修建樊馆。可他就这么死了。

燕太子丹一味用金钱美女笼络荆轲,而没有敦促他习武备战。

燕太子丹尊荆轲为上卿,为其别筑馆舍。每日造访问安,将祭祀用的牛羊为他举办丰盛的宴席,不时进献车骑、美女,恣其所欲,每日过着纸迷金醉的生活。

为了笼络住荆轲,燕太子丹可真舍得下本钱,无所吝惜。仅举三例:

其一,进金掷蛙。荆轲到燕太子丹的东宫,临池而观,拾瓦投蛙,太子令人以盘盛金丸使击蛙,打完了再进。后来荆轲不打了,他说不是为太子节省,而是扔的自己手臂疼了。

其二,脍千里马肝。燕太子丹有马,日行千里,一日荆轲偶言马肝味美,过了一会儿,内侍进肝,所杀即千里马。

其三,截美人手。燕太子丹与荆轲相会,出所幸美人奉酒,复使美人鼓琴娱之,荆轲见其两手如玉,赞道,美哉,手也!席散,内侍以玉盘送物,荆轲启视,即美人之手。

荆轲整日沉溺于酒色之中,武功自废,打上几个金丸,手臂就疼痛,如何可以行刺秦王?

燕太子丹没有督促荆轲操练武艺,为刺秦而做准备。

荆轲刺秦失败后,秦始皇下令捉拿燕太子丹。秦军挥师北上,燕国君臣逃至辽东,最后,燕王为了自保,诱杀了自己的儿子燕太子丹,并将其首级献给秦国。

三年后,秦灭燕国。可惜了燕国八百多年的江山,从此易色。

司马光评论燕太子丹:“不胜一朝之忿,以犯虎狼之秦,轻虑浅谋,挑怨速祸。使召公之庙不祀,忽诸(忽然而亡)罪孰大焉。而论者或谓之贤,岂不过哉!夫为国家者,任官以才,立政以礼,怀民以仁,交邻以信。是以官得其人,政得其节,百姓怀其德,四邻亲其义。夫如是,则国家安如盘石,炽如焱火,触之者碎,犯之者焦,虽有强暴之国,尚何足畏哉?丹释此不为顾,以万乗之国,决匹夫之怒,逞盗贼之谋,功隳身戮,社稷为墟,不亦悲哉!夫其膝行蒲伏,非恭也;复言重诺,非信也;糜金散玉,非惠也;刎首决腹,非勇也。要之谋不逺,而动不义。其楚白公胜之流乎(春秋末期楚国大夫,楚平王的嫡孙,楚太子公子建之子。曾一度称王,后兵败自杀身亡。)?荆轲怀其豢养之私,不顾七族(父之族、姑之子、姊妹之子、女子之子、母之族、从子、及妻父母。)欲以尺八匕首,强燕而弱秦,不亦愚乎?”(宋司马光《资治通鉴》)

不过,燕太子丹到底还算是条汉子。

燕太子丹也的确网罗了一批重义轻生的英雄。这些人愿意为他去死。

史上有人言,燕太子丹所用之人,尽是鸡鸣狗盗之徒。

田光刎颈以荐、樊於期刎颈以献、夏扶刎颈以壮行,高渐离以死而效忠,鸡鸣狗盗之徒岂能做得出来?

燕太子丹不是一个高明的政治家,荆轲也只是一个二流的刺客,但是,燕太子丹送荆轲于易水之上、以及荆轲刺秦王的壮举,深深地影响了燕赵大地的民俗民风。他们的可歌可泣的事迹,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可为勇士鼓风,可为懦夫增气。

古往今来,燕赵大地上,多少英雄豪杰,吟诵着这样的诗句,义无反顾、慷慨赴死。

唐中书侍郎(当时中书令缺,同宰相职)徐安贞为易州诸军事守、易州刺史田琬书写的德政之碑中这样写道:“此邦(即易州)之人,旧称勇悍,凛然尚荆卿之风,慕燕丹之义。其俗易使也,其人可用也。”(《全唐文》)

古之易州,属今之保定。

抗日战争敌后战场打得最精彩的就是保定。野火春风斗古城,烈火金刚,平原游击队,地道战,地雷战,狠牙山五壮士,放牛郎王二小,小兵张嘎、雁翎队,以及击毙日军名将之花等等,均发生在保定。

过去一直流传着,“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这句话。

北京人处事圆滑,天津人能说会道,这都无可厚非,唯独狗腿子,这话不好解释。

其实,所谓的狗腿子就是保镖,雇保定人做保镖,你尽可以放心,一旦有事,他们绝对不会溜之乎也,他们会挺身而出,为你挨刀,为你挡子弹。

这是真正的燕赵遗风。

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县域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