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尽其用 “料”尽其能

走进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县新希望雪兰牧业的奶牛养殖场,几个巨大的青贮窖吸引了记者的目光,青贮玉米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这个存栏2500头的奶牛养殖场,每天都会消耗大量的秸秆类饲料,青贮玉米占比超过了50%。

养殖场场长位正龙告诉记者:“养殖场旁边的老挖村每年的玉米种植面积都在1万亩左右,是我们天然的青贮玉米原料基地。今年,老挖村提供给养殖场的全株玉米面积超过4000亩,总量在1.5万吨左右。你看,我这一个青贮窖就能装近5000吨。”

在石林县,除了用于青贮的全株玉米外,还有大量的干玉米秸秆。据石林县农业 农村 局相关数据,2021年全县干玉米秸秆预计有9.77万吨,占农作物秸秆总量的63.9%。在全力推进农作物秸秆资源化综合利用的当下,这些秸秆究竟去了哪里呢?

石林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王松说:“农户格外珍惜这些玉米秸秆,喂牛可以节省一大笔饲料成本。通过过腹还田等方式,全县玉米秸秆的利用率已超过95%。”

“秸”尽其用,“料”尽其能。在云南全省推进农作物秸秆肥料化、饲料化、燃料化、基料化、原料化的综合利用道路上,石林县的农作物秸秆资源化综合利用的实践只是一个缩影。

云南省农业农村厅农村能源管理总站站长严菘告诉记者,云南农作物秸秆品种以玉米、水稻、甘蔗、油菜、小麦、木薯秸秆为主,其中玉米和水稻秸秆总量最大。2020年,玉米水稻秸秆总量约1362万吨,占到云南农作物秸秆可收集资源量的80%。

经过多年的努力,到2020年,云南全省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率已达到89.61%。秸秆资源台账系统显示,农作物秸秆总利用量约1522.92万吨,其中,肥料化利用量737.82万吨,饲料化利用量657.72万吨,燃料化利用量约70.71万吨,基料化利用量约17.18万吨,原料化利用量约45.53万吨。

为了持续做好农作物秸秆资源化综合利用工作,2021年,云南省农业农村厅在秸秆资源量大、综合利用潜力大的县(市、区)中,遴选了石林、石屏、罗平等19个县(市、区)作为重点县,并予以项目扶持。

与石林县玉米秸秆资源化利用方式不同,昆明市安宁市八街街道鲁资村等不少地方采取的则是直接还田和堆沤还田的方式,让玉米秸秆实现肥料化利用。

现场一位技术人员告诉记者,直接还田主要是利用收割粉碎机将收获后的玉米秸秆就地粉碎,均匀地抛撒在地表,随即翻耕入土使之腐烂分解,每亩可还田秸秆300-400公斤;堆沤还田则是利用玉米秸秆专用腐熟剂,实现秸秆的定向腐熟和无害化处理,提高秸秆的腐熟效率。

在云南,除了常规的农作物类秸秆,还有许多如花卉茎秆、修剪下来的果树枝条、人参果茎秆等,如何将它们利用好,各地也都进行了多样化的探索与实践。

在红河州石屏县龙朋镇烟农合作社,这里的生物质燃料加工厂从2018年投产以来,一直保持着火热的状态。合作社理事长罗华平自信地说:“不管是收完烟叶的秸秆,还是果树修剪下来的枝条,只要来到了合作社,都能变废为宝。”

据了解,目前,合作社的生物质燃料加工厂年产能近3000吨,产出的燃料深受当地烟农欢迎。“生物质燃料颗粒是我们烘烤烟叶的好帮手。”龙朋镇清水塘村民小组烟农罗学高告诉记者,自己家里有8座烤房,使用生物质燃料烘烤烟叶不仅大大降低了烘烤成本,而且再也闻不到烘烤烟叶时刺鼻的煤烟味,村子里的环境也越来越好了。

2022年,龙朋镇烟农合作社生物质燃料厂年产能将扩大到6000吨以上。“产能扩大后,每吨生物质燃料能降价50-100元,就能让乡亲们有更多实惠。”罗华平说。

石林县是全国人参果之乡,常年种植面积在15万亩左右。在迎接人参果丰收的喜悦之后,当地的种植户都会为满地的茎秆发愁。2021年,石林县人参果茎秆量(参照马铃薯秸秆测算)预计将达到0.93万吨。

冯昆是焱昆人参果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的理事长,除了自有的200亩基地,还带动了周边群众种植人参果近6000亩。这几年,他一边种植人参果,一边搞试验,为的就是能解决人参果茎秆资源化利用的问题。

“我把人参果茎秆粉碎后,分别跟牛粪、羊粪、甘蔗残渣、菜籽饼等进行混合发酵,做成有机肥。几年下来,在云南师范大学几位老师的指导下,用60%的人参果茎秆和40%的牛粪混合发酵,做成的有机肥效果最好。”冯昆说,做了对比试验,用了有机肥的人参果在产量和口感上都有提升。

今年,冯昆联合了周边的一家肉牛养殖场,开始尝试有机肥量产,目标是石林县人参果种植核心区的4万亩人参果茎秆全部实现资源化利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县域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