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有文化有活力可持续的现代化农村

建设美丽乡村,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一重大历史任务在当代结合中国发展新阶段提出的新命题。

2008年,浙江省安吉县正式提出“中国美丽乡村”计划,出台《建设“中国美丽乡村”行动纲要》,提出10年左右时间,把安吉县打造成为中国最美丽乡村,这一目标在2017年正式宣布实现。

国家农业部于2013年启动了“美丽乡村”创建活动,并于2014年2月正式对外发布美丽乡村建设十大模式,为全国的美丽乡村建设提供范本和借鉴。具体而言这十大模式分别为:产业发展型、生态保护型、城郊集约型、社会综治型、文化传承型、渔业开发型、草原牧场型、环境整治型、休闲旅游型、高效农业型。

整体来看,美丽乡村建设旨在实现建设有文化、有活力和可持续的现代化新农村。这个过程必然要和数字乡村的建设进程,全面而深刻的结合起来。

通常有文化、有活力和可持续的现代化新农村,有几种模式都很常见。

一种是生态农村,即结合农村自身的自然条件,发挥农村相对于城市更加接近自然的便利条件,突出农村“宜居宜养”的特色,发展生态旅游乃至疗养服务等;

第二种是文旅农村,或是挖掘农村的历史文化特色,或是建设市场主导的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来推进民宿经济、农家乐、文创旅游等形式;

第三种是建筑农村,特别是存在有地方特色古建筑群落的农村,可以通过建筑或者景观的修复重建,打造旅游亮点,带动人气旅游;

不过,建设美丽乡村的历史性和深刻性首先体现在,务求承认乡村之间的差异往往甚至超过城乡之间的差异,这是建设美丽乡村非常重要的出发点,因而不能幻想通过重资本投入一蹴而就地形成美丽乡村建设的标准模板,这个复杂性可能远远高于城市商业综合体那一波的建设。我们务求结合各个乡村自身的自然、人文和经济情况具体分析,形成“一村一案”的美丽乡村图景。

同时美丽乡村建设也不是静态的浮于表面的对乡村建筑进行提升,而需要和乡村的人文以及经济发展规划同步结合起来,形成一个有活力的美丽乡村,使得美丽乡村能够服务于人的成长和生活,服务于农业建设和农村建设,让新时代的农民在新时代的农村中如鱼得水。这才是美丽乡村的生命力所在。

美丽乡村建设中,对于乡村文化,乃至乡村网络文化的阵地建设,也日臻重要。国家目前正在全面推进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发挥媒体的信息和流量集聚效应,同乡村文化建设有机结合,非常重要。以“互联网+中华文明”行动计划为抓手,推进乡村优秀文化资源数字化,建立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和传统村落“数字文物资源库”,正在成为不少乡村着力发展的重点。

同时加强网络巡查监督,遏制封建迷信等消极文化的网络传播,加强对农村少年儿童在网络世界中心理健康的保护和教育,让违法和不良信息远离农村少年儿童,这些同样是美丽乡村工作的重点。

在全国高度差异性的美丽乡村建设中,有非常多的成功案例,体现出这一历史性进程中林林总总的破局思路。

比如结合当地的自然环境以及整个区位的经济和社会规划来寻找自身的定位非常的重要。河北省尚义县红土梁镇在开发大青山森林公园的文旅价值过程中,不断寻求区域定位和产业升级的最大公约数,克服困难做出成绩。

大青山森林公园地处尚义县,为林业工作者自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初开始经历了数十年的艰苦建设早就的生态景区,同时也为保持水土、阻断境外沙尘侵袭华北地区路径,恢复历史自然面貌、储备林木资源,提供重要保障。

如何挖掘大青山森林公园的生态价值、文化价值和旅游价值?尚义县和红土梁镇广泛学习成功经验,分析自身的制约条件和禀赋,特别是会同省市文化部门、环保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制定可行的方案。

周边自然村因为森林保护的原因,农业生产受到不少制约,因此尚义县引入全国知名草莓育苗企业对口扶贫,在红土梁镇建设占地300亩的连栋玻璃温室、连栋膜温室、 日光温室、 春秋棚等设施,年生产草莓商品苗600万株、草莓鲜果3万斤,惠及全县4个乡镇建档立卡贫困户2982户。

森林公园因为交通不便,制约旅游事业的开展,依托“草原天路”的旅游概念广为人知,尚义县在学习了张家界等旅游胜地的成功经验之后,招商引资建设了“草原天路”上的唯一玻璃栈道,形成同周边区县差异化发展的优势资产。玻璃栈道跨越二道背峡谷,全长近639米,宽约4米,可以一览森林公园全景,最多可同时容纳800人。2020年县领导多次通过抖音快手等互联网渠道进行宣传,效果非常好。

随着生态旅游产业的蓬勃发展,尚义县创新发展理念,挖掘特色文化潜力,从1994年起每年8月份都要举办赛羊会,体现自身底蕴深厚的畜牧文化,并以此为依托积极构建以“景区+公司+贫困户”旅游产业扶贫模式。2018年,尚义赛羊会已上报申请省级非遗项目,并成功入选2018年首批“中国农民丰收节”100个乡村文化活动,

再比如美丽乡村建设中,吸引成功企业家回乡建设,形成党领导下的“乡贤治理”模式,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2007年底,当地乡贤潘柱升应老家村里要求放弃自己在贵州成功的生意,回到故乡佛山市禅城区紫南村担任村支书。潘柱升经过考察,提出文化立村、文化兴村、文化强村、建设“仁善紫南”的思路,大力建设文化设施。耗资近2000多万元建设的广府家训馆、佛山好人馆、紫南村史馆等“仁善三馆”,形成许多来紫南观光的游客首选打卡点。各个姓氏自筹资金重修新建祠堂15座,新老祠堂凸显了家族文化传承带来的精神魅力。古香古色的建筑与提升后的村居环境相得益彰,形成了岭南文化特色游的基础资源。

在此基础上,利用数字多媒体技术,紫南村还再现了广府家训等场景。“康有为写给侄儿的家书”“梁启超写给梁思顺的家书”等通过现代多媒体视频投影到传统的书法桌上,寓意着家训文化也穿越了时空,进入到当今的日常生活。

潘柱升解释这样的文旅乡村建设思路,突出了乡村生活和文旅设施合二为一的有机结合。紫南村开展人居环境整治同创建国家4A级景区关联密切,全村5.88平方公里的范围没有围墙,都是景区。乡村旅游规划,需要跳出旅游来规划旅游,让游客同村民能共生共存。

产业资本和相关商业运营商的加入,对于美丽乡村建设非常有意义,不仅能够吸纳社会资本,还可以借助成熟的开发经验和运营经验,加快发展建设。比如位于汕尾市陆丰东南部的金厢镇,拥有丰富的红色旅游基因及良好的海上资源和田园风光,镇辖的下埔村是著名革命老区,但同时也曾是陆丰市66个省定贫困村之一,公共设施匮乏、人居环境落后、产业发展不足。随着万科的定点扶贫工作在金厢镇逐步展开,依托丰富的红色革命资源,全力打造的红色村文化品牌,已成为当地一张红色名片。

万科为金厢镇策划了“一廊三带五核”产业空间布局,规划了一条红色革命走廊、3条产业带、5个产业与服务核心区。红色革命走廊让金厢镇的红色旅游产业路线更清晰。以下埔村和洲渚村为基础,通过深挖周恩来同志在陆丰金厢渡海的这段历史,沿着周恩来渡海路两侧,布局建设周恩来活动居址、周恩来在金厢革命活动展览馆、周恩来渡海纪念公园、渡海路、渡海广场等,重点发展红色参观学习和红色教育培训,形成金厢镇革命走廊。

随着红色文旅工作的开展,游客慕名而来,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村民们通过旅游产业带动,发现不少创新的商机,主动回乡创业。 相比2016年时全村只有6间杂货铺,一年的营业额不到20万元的局面,2020年时全村已建成57家商业场所,每年可提供上百个工作岗位,当年年营业额超420万元。

美丽乡村建设不仅仅是一省一市的各自为战,而更是举全国之力的一生一世的共同追求。国家推动的东西部定点扶贫,促进了发达地区先进经验在落后地区的推广,以及优秀人才在贫苦地区的落地。电视剧《山海情》介绍了福建对宁夏定点扶贫的样板案例——宁夏银川市永宁县闽宁镇。

1996年,党中央、国务院提出了推进西部大开发的统一部署,并作出一项战略性决策:东南沿海10个较发达的省市,帮扶西部10个较为贫困的省区。其中,福建省被指定帮扶宁夏回族自治区,承担起了对口帮扶宁夏的任务。自此,福建和宁夏两省共同商定,建立年度联席会议制度,建立扶贫协作发展基金,安排各自8个县结对子,委派挂职干部到宁夏对口支援。

1997年,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提议福建和宁夏共同建设生态移民点,以福建、宁夏两省区简称命名为“闽宁村”。后来逐渐扩大为闽宁镇。这是一个易地扶贫搬迁的经典案例,国家对此提出明确目标,即“两不愁三保障”。“两不愁”就是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就是保障其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

闽宁镇举两省之力,在政府组织下,发动搬迁群众,改造自然环境,兴修水利设施,在戈壁滩种出粮食,并且逐步建设起道路、学校、村部、卫生院、邮电、市场等等设施。

在产业发展上,闽宁镇通过政府引资、企业主导、社会参与的产业发展新机制,探索出一条“造血扶贫”的道路。20年来,菌草、黄牛、葡萄、劳务四大产业初具规模,建成闽宁扶贫产业园、闽宁产业城两大园区,形成了“特色种植、特色养殖、光伏产业、旅游产业、劳务产业”五大主导产业格局。其中不少福建籍企业家,响应政府号召,来宁夏投资创业,深深扎根于此,成为了闽宁镇乃至全宁夏很重要的建设力量。

经过20多年的不懈奋斗,最初8000多人的闽宁村发展成6.6万人的移民示范镇,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由移民之初的500元跃升到2020年的14961元。

电视剧《山海情》把闽宁镇带到了全国人民的视野中,《山海情》主题旅游产品一时间也成为文旅爆款产品。闽宁镇所在的永宁县也准备借助这次机会盘活闽宁镇全域旅游资源,包括红树莓产业园、光伏农业产业园、葡萄酒庄、明长城遗址等,期望让旅游业成为闽宁镇经济新增长点。

美丽乡村建设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载体,无论是外在生态和建筑环境的改善,还是人文和社会风貌的提高,抑或对文化和生态旅游产业机会的挖掘,都是美丽乡村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县域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