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共同富裕和新发展格局

2021年2月25日在京召开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庄严宣告: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这标志着中华民族的历史翻开崭新篇章。

中国在摆脱贫困领域的努力是持久而深刻的。

1982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成立三西(河西、定西、西海固)地区农业建设领导小组的通知》(国办发[1982]85号),宣布成立“三西”地区农业建设领导小组。

1986年5月16日,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成立。

1988年,国务院决定将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与“三西”地区农业建设领导小组合并为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后于1993年12月28日,改用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名称。

1994年,新中国第一个有明确目标、对象、措施和期限的扶贫开发工作纲领《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出台。

进入21世纪,两个为期十年的农村扶贫开发纲要实施,两次提高扶贫标准。

8年来,近1亿人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2020年虽有疫情影响,但我国仍然如期完成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提前10年完成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减贫目标。

这一成就是历史性的成就,不仅证明了中国作为全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在消除贫困方面一直以来的不懈努力和坚定担当,更重要的是证明中国政府在改善人民福祉和推动社会发展方面所做的努力是有制度保障和组织保障的。

更值得世界关注的是,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完成后,中国政府对未来发展提出更高要求,明确对“三农”工作重心将转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2021年2月16日,出版的《求是》杂志2021年第4期发表“中共国家乡村振兴局党组”的署名文章《人类减贫史上的伟大奇迹》,表明“国家乡村振兴局”已成立。

国家乡村振兴局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整体改组而来,为国务院直属机构。新机构的人员编制、内设机构及行政关系,与国务院扶贫办基本一致。国家乡村振兴局将成为农业农村部代管的国家局。

2021年4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自6月1日起施行。《乡村振兴促进法》明确乡村振兴包括促进乡村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推进城乡融合发展等活动。

这一切都标志着,中国在“三农”工作的重心,将转到新的历史阶段——乡村振兴。

事实上,乡村振兴问题,在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一个局限在“三农”问题的话题。正如对“三农”的扶贫攻坚战,是整个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有机且重要的组成部分一样,在时下中国全力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大背景下,乡村振兴也是整个新发展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是枢纽工程。

一方面随着过去70年的历史沉淀以及过往八年的扶贫攻坚,乡村振兴存在着更为显著的冲量和惯性,较之于原先的以消除贫困为主要目标,未来将更加全面地把握方向以实现“三农”更加全面的实现发展。

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国内外政治和经济环境变化,以及社会发展的内生需求,决定了中国的新发展格局构建,将实现整个社会更加全面的发展。这就使得乡村振兴,成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枢纽工程。

乡村振兴和中国时下的经济社会文化等等发展息息相关,它是中国新时代发展的一个缩影。

乡村振兴和碳中和是息息相关的,比如我们目睹了河北省张家口市在过去30年时间三北防护林的养护工作,同时作为首都生态屏障和生态涵养发展区,如何能够在退耕还林和退耕还草的工作大背景下实现当地的消除贫困工作,也极富挑战。尚义县红土梁镇依托大青山森林公园,在周边发展生态农业和旅游产业,形成了“草原天路”唯一的玻璃栈道,以及持续多年的尚义赛羊节等网红IP。从这些案例中,我们能够看到地方干部是如何在兼顾生态问题的前提下,实现产业升级和扶贫攻坚的。

乡村振兴本身也和民族工作是息息相关的。扶贫工作本身就有很大的精力是花在老少边穷地区的。特别是在扶贫工作中国家制定的目标,格外关注的三区三州地区,我们也关注到地处临夏回族自治州的永靖县,在过去10多年中,对极贫困地区和民族地区的教育扶持,甚至包括对塬上地区饮用水系统的建设和提升,都是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中破茧而发,为民族地区的扶贫工作闯出了一条路。

乡村振兴本身也包含着乡村百行百业的振兴,也要求乡村建设宜居且宜业的环境。像我国第一家成立的农村商业银行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就代表了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发展方向。他们充分响应国家号召,调动国际智力资源,对农村和农业发展的大趋势充分调研和深度分析,很早即明确乡村金融和绿色金融的发展路线,并贴合当地的农村经济发展具体需求,以及农户的实际状况,设计了一系列的农业金融产品,取得了很好的发展。

乡村振兴诚然也是内循环建设的一部分。比如我们看到的顺义区北小营镇,在过往的几十年是一个农业大镇,为北京市市区持续供应着大米、烤鸭、果汁等食品。随着城市发展,都市圈扩大,对生态的要求进一步提高,不少农业生产撤出顺义区之后,当地企业积极转型,前鲁鸭场已改造为张堪文化园,君得益红木厂也改建为红木家具艺术馆和木作文化传承园,逐步的在文化建设上挖空间,发展文旅产业,并建设学校非学科教育基地,实现了自我造血的新赛道转型。

因此我们能够看到乡村振兴交织着方方面面的问题,形成了今天中国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必由之路。这里面既在支撑生态涵养建设,也在推动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也蕴含着产业升级和科技赋能的方方面面,数字乡村更是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

2021年8月17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研究促进共同富裕的问题,会议明确了共同富裕的标准,概括起来有三个“多”:一是人数多,是全体人民的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二是内容多,物质生活要富裕,精神生活也要富裕;三是步骤多,共同富裕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要分阶段逐步实现。

截止2019年底,依据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对全国农村集体资产清算核资工作的披露,全国拥有农村集体资产的5695个乡镇、60.2万个村,共有集体土地总面积65.5亿亩,占全国总面积45.5%。

2021年5月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布,居住在乡村的人口为50979万人,占36.11%。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披露,2020年我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是101.6万亿元,其中农业的GDP是7.8万亿元,占比7.65%。

甚至可以说,这就是我们实现共同富裕的主战场。

扶贫攻坚工作的胜利,把“三农”工作推到新的历史阶段。在这个新的历史阶段,中国社会的重心要体现在几个新的方面,首先就是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转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那么追求平衡和充分的道路就是追求共同富裕的应有之义,更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定义。

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共同富裕的战略目标下,如何发展精细农业,如何建设精美农村,如何培育精勤农民,构成了共同富裕目标的有机组成部分,更是实现全国一盘棋的关键。

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利用系统和组织优势,为人民追求美好生活助力,不让任何人掉队,这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重要的政治问题。扶贫攻坚战的胜利,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胜利,是“四个自信”的有力论据;而乡村振兴,则将进一步论证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于国于人,意义深远。

综上所述,乡村振兴就是共同富裕战略目标实现的重要路径,也是构建新发展格局过程中的主要场景。

这个历程,我们这一代人能参与其中,与有荣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县域观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